Menu

原创对赌协议失败赔6700万,新片口碑扑街,冯小刚终于不刚了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1/02 Click:65

《只有芸知道》票房会止步于两亿,对贺岁档王者来讲,这个成绩太惨了。

影片公映后,果然没有挂名。

感谢金马奖的胸怀,让我看到了金马奖的公正。

《一九四二》票房血扑,冯小刚与王朔赶忙联手搞了部《私人订制》,给华谊兄弟回血。

其一,2018年年底孟晚舟事件,中加关系紧张,冯小刚担心在加拿大拍摄对影片公映造成不良影响。

华谊兄弟市值严重缩水,王氏兄弟动作不断,质押华谊股权。

叶京写了一剧本《梦开始的地方》,据说姜文和赵宝刚都有意执导。冯小刚也想分一杯羹,他能帮叶京说搞到资金。

就在同一年,李安交出了《卧虎藏龙》,做好了在奥斯卡拿大奖的热身赛,并将引发内地武侠片潮流。

冯小刚是华谊兄弟的元老重臣。

事实上,冯小刚的公司只完成6500万的利润。按照协议规定,冯小刚要补齐6700万。

虽然距离金棕榈只有一步之遥,姜文似乎也看开了,在访谈时说,“金棕榈大奖有很鲜明的外交性质,评审团大奖更纯粹,是评委会更喜欢的电影”。

《私人订制》拿到7亿多票房,成为贺岁档冠军。

贺岁档上映的《只有芸知道》,承担冯小刚最大的希望。

王朔与冯小刚关系回暖,在电视剧中恶心过冯小刚的叶京,也对冯小刚开放了友谊小船。

冯小刚拍的《甲方乙方》改编自王朔的《你不是一个俗人》,为了避免公映时出现技术原因,就没有挂王朔的名字。

有了商业口碑,冯小刚要挣更多钱,也想挣更高的名气,花大钱拍了《一九四二》。这部戏也给了王朔一个人情,给王子文一个角色。

冯小刚赚到钱,范豪门也挣到名,拿到了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。

这样做主要有两点原因。

同一年,已经在贺岁片档站稳脚跟的冯小刚,用《一声叹息》豪取3000万票房。

《甲方乙方》拍摄期间,上面开始不待见王朔。冯小刚在《我把青春献给你》也提到这事儿。王朔执导的《我是你爸爸》被禁后,王朔灰心丧气,去美国避风头。

《只有芸知道》让观众知道,冯小刚的时代过去了。

这部叫座不叫好的电影,也为冯小刚改编王朔小说画上了句号。

2008年,《非诚勿扰》公映,葛优饰演的秦奋对日本朋友说,他现在不为钱操心,以前的朋友天南海北,见不到面,会感觉孤独。

冯小刚要忙着计算上一年KPI的完成情况,他赚了多少钱,要赔给华谊多少钱。

后来叶京才知道,冯小刚在和投资人聊时,漫天开价,把这事儿谈崩了。

华谊兄弟花10亿,购买冯小刚名下的东阳美拉(有99%股权)。

他爆料阴阳合同,让范豪门,冯小刚,乃至华谊兄弟进入了至暗时刻 。

金鸡奖上,他参加了,然而没有报他的名字。

对于恶评,冯小刚不改小钢炮本色,直接骂豆瓣上的影评人是大尾巴狼。

这样算下来,冯小刚在2018年的KPI是1.32亿。

但他没有享受到如沐春风的口碑。

王朔看到这段交谈,应该是动心了,然后他以编剧身份,与冯小刚一起做了《非诚勿扰2》。

2000年,华语片大年。

他倒腾《甲方乙方》时,拍巴顿将军那场戏,需要坦克。

2020年,已经到来了,大多数人都相信,新年新气象,会有个新起点。

影片的口号是成全别人,恶心自己。

冯小刚已经是真正的老炮了。

2006年,叶京执导的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》开播。

展开全文 如果把电影比喻成人体的一个部位的话, 文艺片是人的阑尾,可有可无;商业片是人体的胃,切除的话就没法活。 百年之后,我的墓碑上雕刻的是一张侃侃而谈的嘴。 看完电影,有嫌慢的,平的,淡的,看不下去的,您花了钱,骂几句出出气都应该。这是人之常情。不解释。总结。心还是热的,过了冬至就是惊蛰! 哥,咱就踏踏实实过咱一老百姓的日子,你大不了就不拍片子了,咱挣的钱都赔出去也没事儿,有点儿钱咱就能活。

就在前一年,他和徐帆领了证,结婚不久,胸怀立业的雄心壮志。

得不到主流奖项的认可,冯小刚也很善于自我调整,

《一声叹息》改编自王朔小说《狼狈不堪的日子》。有记者问王朔有何看法。

2003年贺岁档,《手机》正式公映。

1.

金马奖没有认可徐帆的演技,怒斥金马奖有失水准。

此时还有公信力的金鸡奖上,《一声叹息》颗粒无收。

那个实话实说的某主持人不开心了,然后引发了一场娱乐圈大地震——此是后话,暂且不表。

2015年,华谊兄弟花10.5亿购买70%的股份。

王氏兄弟不是在搞扶贫,白白给冯小刚发大红包。

冯小刚想不起来的恶心事儿,老哥们儿叶京提醒他了。

然而口碑不太理想,让人感觉是恶心别人,成全自己。

姜文也拍出导演生涯中最好的作品《鬼子来了》,斩获评审团大奖。

这家公司有多惊人呢?

结语

怼过豆瓣网友,也吐槽垃圾观众制造了垃圾电影。

影片一举成为当年票房冠军。

他有了新爱将刘震云。

《一声叹息》墙里开花墙外香,在开罗电影节成为最大赢家。

它是冯小刚自传的名字,在当年三月份出版。

王朔说了句,它就相当于中国的一个乡镇企业奖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冯小刚还要继续给华谊缴纳高额赔偿金。

资产总额只有1.36万,负债达1.91万,所有者权益是负0.55万。

协议规定,冯小刚在2016年贡献1个亿的利润,2017年到2020年,每年度业绩目标在上一年承诺目标基础上增加15%。

这份过硬的心理素质,还真对得起冯小刚在自传里的那句评价:

前面提到了,对这部电影,某主持人不开心。

到底是主动还是被动,这个已经不可考。这事儿应该让叶京觉得恶心。他和王朔是门当户对的发小。

新千年之后,冯小刚终于认识到,和九十年代相比,王朔不好使了。

冯小刚发迹,离不开叶京这帮大院子弟。

当下最赚钱的电影,是主旋律大制作,《流浪地球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都是明证。

对赌协议是冯小刚的紧箍咒,他必须要不断拍片,完成KPI。

其二,某主持人炮轰冯小刚之后,冯处境非常艰难,改变以往的小钢炮风格。

当年的冯裤子已经不是小角色了,他内地贺岁片第一大导。

已经习惯指点江山的冯小刚,腕儿越来越大,话语权越来越高。

李雪莲一角让范豪门拿下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女主角,一不留神,她还有望成为金马影后。

叶京说,如果没有冯小刚坐镇,他都找不到投资。

这应该是冯小刚的心里话。

《手机》名利双收,也让冯小刚范豪门做了人生中最痛苦的决定,在14年后拍了部《手机2》。

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和《芳华》之后,冯范再接再厉,拍了部对后半生影响巨大的《手机2》。

作为国产导演三驾马车之一的冯小刚什么都没有。

剧的最后给了字幕提示,冯裤子去拍电影了。

冯小刚的《一声叹息》口碑不好,但票房不错,3000万成为当年票房的第三名。

天知道,范多么想得到大众认可,让人觉得她是个演员。

有人欢喜有人愁,冯小刚金马奖的镁光灯下,发表获奖感言,还化身插刀教教主,说范“这样的明星”。

2019年的冯小刚对比有伤害:陈凯歌作为总导演参与了这部卖座的主旋律电影,张艺谋执导国庆晚会。

《一九四二》口碑遇冷,他骂。

标志性的大门牙,爱哭,邋遢鬼,谁都可以骑在头上的小角色。

朋友多了路好走,叶京执导《记得年少那首歌》,冯小刚担任监制,王朔挂名艺术指导。

《只有芸知道》不再叹息,而是讴歌相濡与沫的爱情。它能感动中老年观众,却没有感动票房,四天一个亿的后来是高开低走。

在《手机》中,葛优饰演的严守一,抱着小三武月说新书的名字就叫《我把青春献给你》。

让叶京不能忍的是,冯小刚真摆了他一道。

离婚典礼,就是王朔的主意。

叶京讨厌冯小刚,就是瞧不起他的为人。

大家可以观察一下《只有芸知道》中赌场大转盘中的国旗都变成了熊猫。他担心敏感信息为自己埋雷。

那时候的冯小刚踌躇满志,出回忆录是一种高调的自我认可。

凭借《老炮儿》的演出,金马奖给冯小刚影帝,他也不计前嫌赞金马,

可惜那届金马奖主席是许鞍华,许鞍华照顾《七月与安生》投资人覃宏的感情(后者投资《黄金时代》赔很多钱),全力站台周冬雨马思纯,范豪门在电梯黑着脸吐槽金马水真深。

原标题:对赌协议失败赔6700万,新片口碑扑街,冯小刚终于不刚了

2.

一个想节省开支,一个想赚得大名,冯小刚与范豪门也是一拍即合。

他们选择与冯小刚签订5年6.74亿的对赌协议。

杨德昌凭借《一一》,拿下戛纳最佳导演。

2016年,冯小刚选择的项目是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。

叶京瞧不上冯小刚,一是因为大院子弟自带优越感,冯小刚出身平平无奇。

2019年,华谊的重头项目《八佰》,一直因为技术原因,错过了2019年。

这是叶京与冯小刚交恶的开始。

这部剧堪称京圈子弟大本营,主演是佟大为,陈羽凡给还叫白雪的白百合喂资源,文章因为马伊琍的力量,也进入剧组。

3.

在剧中,那个爱哭的冯裤子就是冯小刚的原型。

出事之后,徐帆曾安慰冯小刚,

豆瓣评分6.5,这样的评分冯小刚经历过。只是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怼观众骂影评人了,而是主动道歉。

手眼通天的叶京,免费为他调来一个营的坦克。除了利用人脉帮冯小刚节省开支,叶京还客串了一角色,就是那个在土窑子饿成黄鼠狼的土大款。

女主角最终落到了几乎零片酬的范豪门身上。此时的范豪门正在范爷的人设下高歌猛进,不守法缴税,她不差钱,差的是头衔。

《花样年华》拿到技术大奖,梁朝伟成戛纳影帝。

自古风水轮流转,高干子弟未必一生得意,苦出身也能成功逆袭。

《天下无贼》的发布会上,会大骂周刊记者。

为了拍这部电影,他谨小慎微了太多。故事原型人物长期在加拿大生活,他却选择了新西兰。

冯小刚在书中的说法是,王朔主动提出来不挂名的。

回首20年前,国产票房冠军,是一部主旋律电影《生死抉择》,六百万成本(算上宣发费),拿下1亿3000万票房,回报率媲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。

中科院的陈晓明还吐槽冯小刚,“导演太缺乏艺术想象力了,用电视剧的方法拍电影,那根本不是电影”。